醚子

2015.10.17 Samstagnachmittag
我一直知道自己进了这个系就是一枚骄傲的工科女汉子了。然而现在正在为突然消失的码字力感到恐慌((((;゚Д゚)))))))
=======
我的周末总是来得狼狈又孤独。
CDHAW的大一,平时满课表,有时有晚课,周六还有一上午。说起课表,我可以把一整篇更新都写成不重样的吐槽。所以一旦闲下来,竟然会有点慌乱和无聊。
“无聊”这个词我可能没什么资格说。日程本上慢慢攒了许多工作,我却就想往铺位上一横闭眼发呆。毕竟今天的天气是难得的好。太阳有点毒,能在阴暗潮湿的一楼宿舍里投出一个方块。搬来凳子抱着kindle坐进去,手臂上的热乎乎的轻微刺痛能让人想起北方。
=======
我还保留着高中记笔记的习惯,包括一整套自创的标记、颜色、排版系统。复习时精制版笔记总是能让我临时抱上佛脚,然而整理起来实在是太……累了啊。高考后的假期已经完全把我放成了一个软趴趴的懒蛋,还是一个自得其乐不思进取的懒蛋(笑)
=======
也许被一同消磨的除了紧张感外还有点什么。假期平淡的日常被各种各样的玩耍松松垮垮地占据了,以致于我现在很少再能对某些事物保持狂热。绘画,翻唱,下厨,各种手工,等等等等。它们都曾经在我怒刷理综时搅得我心痒。但是现在的休息时间我好像什么也不想做。
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所以我决定找点有趣的事情玩玩。比如和过去的同学(也是永远的朋友)通信。我认真地买了火漆和信封,希望能把浑浑噩噩的我慢慢唤醒。
=======
也许我该谈个恋爱?
在新的交往圈还没有稳定下来的时候,这个想法显然不太现实。
我只是不想做什么事都没人陪。我知道没人能够24小时地陪着我,所以我干脆很有自知之明地24小时一个人。然而我虽然能够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继续把自己收拾得好好的,却不得不承认:如果再这么孤独下去,我会坏掉的。
朋友再亲密也不可能受得了我全天候的黏糊啊。朋友在忙的时候(也是大部分的时候),也许真的应该找谁撒撒娇。
可是大概没人会喜欢古怪的我(笑)
=======
不说了。与其胡思乱想顾影自怜,不如不自量力地挑战一下高数预习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