醚子

其实我还有很多沙雕改图没发过
比如之前在wb上看见的 事儿君发的一个“不要让男人带孩子”大合集中的一个场景

忍不住对打印机下了手
刷tag突然看见@柯铖 太太改的马桶hhhhhh
“救命lieutenant我变成打印机了
“而且我的舌头收不回来了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这个bug有点过分了【手动再见】
拉着小室友一起满城乱跑,一不小心撞到一对儿虐狗人中间,然后就……眼睁睁地看着Arno被亲来亲去

请还在上学的姑娘们务必存好学校保卫处电话

刚刚宿舍楼下发生了有点可怕的事情。我除了打电话之外什么都做不到,而保卫处也无法继续保护当事人姑娘。捏着手机哆哆嗦嗦地回到寝室时,才发觉为什么我们这么喜欢艾登·皮尔斯。

柔和的侧脸

(论迷妹玩游戏的时候在做什么)

2016.03.02 肝机图之夜

收到了基友一米八迟来的生日礼物,兴奋得不想画机图。她好暖ಥ_ಥ
现在的我像是一个笨手笨脚、败事有余的初心者,挣扎在再基础不过的基础之中。虽然不会狂战也不会潜行,但是这些都不是我惧怕未来的理由。正相反,我因眼下的一无是处而对它抱有更大的期待。课表那么满,我总会学到些什么的。

【对不起各位互粉的大大 这个号没有产出 只会有流水账和游戏截图……】

穿了一双薄鞋坐图书馆的下场就是快坐不住了_(´ཀ`」 ∠)_

2015.10.17 Samstagnachmittag
我一直知道自己进了这个系就是一枚骄傲的工科女汉子了。然而现在正在为突然消失的码字力感到恐慌((((;゚Д゚)))))))
=======
我的周末总是来得狼狈又孤独。
CDHAW的大一,平时满课表,有时有晚课,周六还有一上午。说起课表,我可以把一整篇更新都写成不重样的吐槽。所以一旦闲下来,竟然会有点慌乱和无聊。
“无聊”这个词我可能没什么资格说。日程本上慢慢攒了许多工作,我却就想往铺位上一横闭眼发呆。毕竟今天的天气是难得的好。太阳有点毒,能在阴暗潮湿的一楼宿舍里投出一个方块。搬来凳子抱着kindle坐进去,手臂上的热乎乎的轻微刺痛能让人想起北方。
=======
我还保留着高中记笔记的习惯,包括一整套自创的标记、颜色、排版系统。复习时精制版笔记总是能让我临时抱上佛脚,然而整理起来实在是太……累了啊。高考后的假期已经完全把我放成了一个软趴趴的懒蛋,还是一个自得其乐不思进取的懒蛋(笑)
=======
也许被一同消磨的除了紧张感外还有点什么。假期平淡的日常被各种各样的玩耍松松垮垮地占据了,以致于我现在很少再能对某些事物保持狂热。绘画,翻唱,下厨,各种手工,等等等等。它们都曾经在我怒刷理综时搅得我心痒。但是现在的休息时间我好像什么也不想做。
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所以我决定找点有趣的事情玩玩。比如和过去的同学(也是永远的朋友)通信。我认真地买了火漆和信封,希望能把浑浑噩噩的我慢慢唤醒。
=======
也许我该谈个恋爱?
在新的交往圈还没有稳定下来的时候,这个想法显然不太现实。
我只是不想做什么事都没人陪。我知道没人能够24小时地陪着我,所以我干脆很有自知之明地24小时一个人。然而我虽然能够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继续把自己收拾得好好的,却不得不承认:如果再这么孤独下去,我会坏掉的。
朋友再亲密也不可能受得了我全天候的黏糊啊。朋友在忙的时候(也是大部分的时候),也许真的应该找谁撒撒娇。
可是大概没人会喜欢古怪的我(笑)
=======
不说了。与其胡思乱想顾影自怜,不如不自量力地挑战一下高数预习。

还是写点什么吧

同济的第一个月让我有点忙乱,但是也憋了好多絮絮叨叨的话想找个地方堆放。
手机的空间终于够我放肆地装lofter客户端了。

7.21
今天在紫禁城里痛快地逛了小半天。非常可惜,我没有文采也没有积淀,所以一点怀古的东西也写不出来。但是作为普通游客,我的心声就是:
建筑比任何照片都要更美上一万倍!!!
不亲临故宫,就很难理解那份自然的感动和震撼。挤在人堆里吸了半个小时的雾霾,又被云层后的太阳烤得头昏脑胀。但是当太和殿的轮廓缓缓地从浅灰色的空气中浮现,敬意就盖过了一切。
我不知道我脚下的这块石砖上曾经踩着怎样的臣子。高中三年来所做的文言传记已经淡褪成了模糊的影子。但我能听见朝珠轻轻摆动的声音,笏板微微摩擦的声音,谨慎的交谈,铿锵的直谏……好像一场恍惚的白日梦。
然后我被熊孩子撞了一下(对不起破坏气氛了)
(╯°Д°)╯︵ /(.□ . \)
=======
晚上吃了全聚德。
明天要看天安门升旗,早睡咯。